财经频道 资讯中心 房产频道 旅游频道 汽车频道 教育频道 科技频道 频道

许玉竹:见过一夜暴富,她仍坚信:“成为贵人比赚钱更重要”

2018-10-26 14:49:29      来源:项城网

区块链用了互联网20年的时间在短短数月里,以不可估量的颠覆力影响着一批九零后看待世界与人生的眼光。当我们尝试带着比特币镜头探讨他们的学业、工作、消费、社交、选择、迷茫以及认知结构时,发现改变他们的不止是财富自由论,一些不谋而合的细节和雷同的欲望斗志,关联着一个个组织、一座座城池、乃至商业世界里的迷你时代。他们每一个人背后,都仿佛站着蓬勃的巨人,等待着有一天,能走到历史的台前来。

  这是第八位,94年出生的玉竹,目前在一家区块链公司担任合伙人&市场总监。身负要职的她,工作一如榨干自己般拼命。

  Sign来自链就社00:0003:40“因为每个人经历不同,所以评判一个人能力,观察其心智和经验,远比单纯依据年龄更重要。”玉竹说这话的时候,满脸坦荡。

  因为工作,她会频繁地去北京、成都、南京等全国各地出差演讲。有时在演讲中提到自己的年纪,就会有人质疑:那么年轻就做了市场总监?她便用开头那句话回应,表情轻松,神态自若。

  这是她All in区块链行业的第八个月。

QQ截图20181022105245.jpg

  1、“睁开眼,就是工作;闭上眼,才是生活”

  “站着有点累,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说吧。”这是玉竹跟我见面说的第一句话。

  她穿着一件墨绿色雪纺薄衫,配备着跟妆容一样精致的项链。是我见过的职业经理人中,能准确把握自己气质适合什么样打扮的那种。

QQ截图20181022105252.jpg

  玉竹接受采访

  “真的累。就是精神还在往前跑,肉体却跟不上了!”入行业以来,玉竹把每天的入睡时间往后推了3个小时。最狠一次,为了让公司节点按原计划上线,在公司熬到第二天早上七点。

  眼下,即使身处熊市,凌晨,她也会出现在社区里跟大家互动,也依旧有很多人半夜加她的微信,互发名片,交流业务。

  区块链行业以一种昼夜不息的速度向前飞奔着,速度之快时常让她有一丝恐慌。因为即使再拼命地学习,也仍远远赶不及它变化的脚步。

  但冷静下来,她也隐约能够感知这个行业的虚假繁荣。所以玉竹时刻提醒着自己,广泛接收信息,但必须要拒绝无效社交,隔绝噪音信息。

  但是事与愿违,每天要花大概半个小时与圈子里的新朋友打招呼的玉竹,翻着充斥着广告与活动的朋友圈,看着各式各样或张扬或稳重的头像,感慨着暴涨的好友数。

  “我也记不清自己发出了几千张名片了。”

  为了记住每一个认识的好友,玉竹花了极大的功夫。

  不过对于刚入圈时认识的朋友,玉竹却不用太费心思便能轻易记住。尤其是:汪晓明。

  2、“汪晓明对我有知遇之恩”

  2018年2月,在一个人的盛情邀请下,玉竹离开了老东家IBM,进了区块链。

  这个人,就是汪晓明。

  作为中国区块链技术早期的布道者,从比特币(BTC)到以太坊(ETH),从巴比特知识分享到真枪实干的公链项目,几乎在现有区块链的所有能涉猎的领域,汪晓明都留下了自己的足迹。如今的他,带着10年的互联网开发经验,成立了HPB芯链团队。

  对于玉竹,汪晓明极为赏识。

QQ截图20181022105259.jpg

  玉竹(左)与汪晓明(中)在峰会现场

  2016年的初夏,和众多临近毕业的大学生一样,玉竹也在寻找实习,但是凭借出色的能力以及大学四年连续带领团队创业成功的经历,原本打算面试软件工程的玉竹,被面试官推荐去了知名软件公司的业务拓展部,接手全新的互联网信用创业项目——任职COO。

  而潜意识告诉她,区块链与信用极度相关。

  机缘巧合,玉竹及其团队在搜索了一系列分布式账本、哈希函数、双花等区块链技术问题后,发现了汪晓明,在读过他在网络上发布的大量文章后,立即向汪晓明发出邀请到公司谈合作。

  那场会面,不善言辞的汪晓明带着浙江口音与憨厚的笑,给玉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而当时的玉竹几乎完全没有想到,这场会面将彻底改变她今后的职业生涯。

  3、“我对区块链技术是有信仰的”

  在问到对于区块链技术的看法时,玉竹几乎斩钉截铁,这场技术革命将会给人类带来革新。

  但很有意思的一点是,跟大部分人几乎笃定比特币将进入一百万刀的下一轮牛市的意见相左,玉竹看来,未来的币价将不会再度爆炸式增长。

  她拿Gartner曲线做了个比喻:

QQ截图20181022105308.jpg

  “我们所期望的爆炸式增长曲线已经过去了,马上将到达一个低谷的阶段,低谷之后,只剩平川。”

  访谈期间,玉竹分享了她对于现在熊市的看法。

  各式图谋不轨的空气币提前透支了资本与期望,比特币强共识的初心被慢慢稀释浑浊,共识演变成欲望,欢呼雀跃只来自暴涨。

  当庄家都在互相收割的时候,人们才发现,区块链已然过了红利时期,沦为一场饥饿游戏。至此,大资本与小韭菜只能纷纷伤心离场。

  但玉竹仍心怀希望,她坚信着,只要有规则,有公正,所有人一起努力矫正风气,这个行业会好起来。

QQ截图20181022105316.jpg

  玉竹在线下活动与投资人交流

  她的态度,让我想到罗曼·罗兰曾说的一句话:“人最可贵之处,在于看透生活的本质后,依然热爱生活。”

  至于具体怎么做,她用了一个石油资源的比喻。

  “石油资源宝贵人尽皆知,但长远考虑,为了地球的持续发展,我们应该集体收敛欲望,适度消耗,而非每新出一个宝贵的行业就去消费它,直至满目狼藉横尸遍野,这需要我们每个人反思并为之做出改变。”

  4、“相比赚钱暴富,我更在乎是否止步于此”

  谈起其他人的暴富,玉竹说,我祝福他们且羡慕他们,但我不急于成为他们。

  “德能配位”,采访中玉竹强调了两回,“我并不想投机暴富,我希望的,是踏踏实实为这个行业做一些事情,并在行业内有所建树。”

  她的言下之意是,如果通过炒币来做一些投机的事情,会觉得心里没底,很虚。“有可能我今天赚了100万,但是第二天就有可能流失掉。因为它不真正属于我,它是一种来自于机遇的产物。”

  不过她表示,目前自己奋力投注精力的项目,正为她带来很多踏实感,技术落地应该比一夜暴富更能满足一种成就感上的长久。

QQ截图20181022105324.jpg

  主持峰会中的玉竹

  也许是长期对外演讲的原因,玉竹比我遇到的大部分人都容易沟通。

  你只要抛出问题,她坐在那里就能给你讲很多想法,似乎早有准备,脱口而出,干脆又直率。

  很大程度上大概也因为,她打心底里坚信“成为贵人,比赚钱更重要”。“我相信自己早晚有一天会赚到很多钱,但是这些钱绝不是我炒币投机赚到的。而是我成为一个贵人,比如我给公司带来了发展,或者在这个行业里做了一些比较重要的事情,让这个行业里的人认可我。那么我相信,无论是自己创业还是别人给你开的薪水,都比炒币挣的钱“贵”好几倍。”

  她一再强调,比起拥有财富,驾驭财富是更稀缺的能力。

  而这,就是她此前所说的“德能配位”。

  5、“没有人是突然一下改变的,我也是。”

  如果非要拿一种标签贴在玉竹身上的话,我觉得会是“要强”这个词。

  2012年,还在大连上大一的玉竹就思忖着如何创业。在敏锐地捕捉到大连作为热门旅游城市的商业前景后,玉竹适时出击,在短时间内迅速策划了几条旅行线路。并且在初期,一人抗下了广告宣发、联系客户、景点、租车、导游等一系列琐碎的事。

QQ截图20181022105331.jpg

  并一直坚持做到招募团队的阶段,组建了20人核心分队,带着大家一起“勤工俭学”。

  等到大三时,玉竹将团队扩充到了100多人,业务范围从旅游延伸到了教育领域,一次性吃下了大连旅顺整片高校市场,就这样将这份不大不小的事业做了大学四年。

  白天学业、晚上事业的玉竹在同龄人当中显得格格不入,很多人不理解、甚至可以疏远。

  提起这一段过往,她很坦然:“我不怕孤独,孤独是我成长的加速器,我清楚自己的野心,我不需要所谓的合群,我只要想如何超群。”

  但不同于大多数自以为特立独行的90后,原本打算一毕业就创业的她,因大学里丰富的社会实践,清楚的知道,创业中的校园市场永远不同于社会竞争。

  几年的真枪实干摸爬滚打,让她对于市场有一番自己的见解:“大学这个市场,是封闭的,大量有着同样属性和需求的消费群体圈在了一起,社会却相反。所以,汲取了大多数90后创业失败的前车之鉴,我不想一腔孤勇,我想先去看看,置身其中去感受(社会),去学习,因为即使我复制了现在的团队、品牌、经营模式,但当我面临更强大的竞争对手,我所有的一切或许都不敌其身经百战后的一个战略思维,这也是我现在仍然坚信的,一个创业团队成功与否,最重要的便是战略与执行。”

  接着,她便去了IBM做咨询,参与了WPP(全球最大的广告公司)鱼鹰项目,虽然朝九晚五,但她心里依然埋着创业和梦想的种子,只待东风。

  “很幸运,我等到了区块链这个风口,遇到了靠谱的汪晓明和踏实的芯链。”

  我问了周边一些认识玉竹的人,一听她的名字就说:哦,玉竹我认识,很漂亮,也很拼命。

  而在她看来,驱使她如此拼命的,是她性格中与生俱来的“骄傲”。

  “董明珠、杨澜是我向往的人,或许我不会成为女强人,但我一定会成为一位经济独立,思想独立的女性。”她语气平淡,但笃定。

  最后

  我问玉竹:“你觉得自己算是厉害的人吗?”

  她笑笑:“还差的很远。”回复客观,语气平淡。

  就像她公开演讲时显露出来的那样,成熟、冷静、要强。

QQ截图20181022105340.jpg

  生活中的玉竹

  透过比特币的镜头。我们仿佛总能轻易看见,区块链浪潮卷席下的一批90后们,从互联网时代走向了一条看起来更宽,却又更窄的路。

  他们似乎过早地向社会展现了自己的独立、成熟,甚至于他们见识开阔,做事严谨。也许经验不足,但领悟能力很强,最关键的一点,固执,笃定。

  与此同时,我们还能看见,在大部分资源被中年人掌握的三四线城市,90后仍然被当做不靠谱的孩子。不论是做着机械重复的工作,还是不安分地创业做点小本生意,似乎我们总和中年人那一代支撑起来的时代主流格格不入。

  但一个积极的信号在于,在平均主义退潮年代生长的90后,内部已经呈现了一场无法逆转的两级分化。

  而这分化,或许将在未来被拉的更开。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今日推荐
精选图文
48小时频道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