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频道 > 正文

3800万!上市公司学而思向离职创业教师天价索赔
2016-02-02 16:42:30   财经导报   评论:0

  人有时就像只鸟,永远都向往振翅高飞,而结果是不少人刚欲起飞,立马就被忽然的风暴吹落凡尘。现实中,有这么几个年轻人,在创业之路上刚一起步,就遭遇到了人生中的狂风暴雨,让原本大好的前程瞬间蒙上了一层迷雾,踟蹰不前。

  2016年的1月,严寒席卷了整个地球北部,加上弥漫的雾霾和少见的阳光,让这个冬天的人们格外的心焦与难熬。

3800万!上市公司学而思向离职创业教师天价索赔

  安阳,一个来自河南郑州如今泊居在上海的教数学的气质女孩,最近遭遇到了人生道路上的重大变数。她作为六被告之一,被前东家、国内著名的中小学校外课辅机构学而思以虚假宣传为案由请求法院判令其共同天价赔付3800万元人民币。创业的艰辛和有可能突然而至的覆灭让她正面临一场身体和精神上的双重打击。

  她曾经是上海学而思培优的金牌老师,不菲的收入、稳定的工作和各种荣誉让她成为众人羡慕的对象。这些小小的成就也曾在一段时间里给了她对未来的无限憧憬。可慢慢的,她越来越发现,这种始终如一的生活越来越成为青春理想的羁绊,如果满足于现状,那么前路就是那么眼睁睁的看得见。她希望跳出这个怪圈,寻找一抹属于自己的彩虹,哪怕前路未知,但终究也是一种精彩的生活。于是,在上海最美的季节里,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大潮浪头,她毅然放弃了既往,选择辞职创业。在她看来,以往给老板打工生活的一成不变既不能够满足自身对于个人理想的追求,也不能给学生带去更富激情的课堂,甚至于收入和职位也都成为一种限制个人发展的瓶颈。而自己创业,或许会比之前更累,但未来却一定是是可期待的。

  安阳的创业项目依然是中小学生课外辅导。创业的内容不甚新奇,但在形式上,她采用了与以往老东家截然不同的方法——既是创业,又却是打工,这就是前几年刚刚兴起的内部事业合伙人制度。记者见到安阳的时候她刚刚结束了一上午的课程,教室里空荡荡的,身着红色毛衣的她独自坐在角落,略显疲惫。谈及这半年来的遭遇,她用了冰火两重天来形容自己的感受。

  “我的老东家把我告了!我在那里工作了七年呀,把青春和智慧都奉献给了那里,我只不过是出来自己创业,这才刚刚半年,他们竟然把我告了,还要我和另外几位老师一起赔他们3800万!他们也太看得起我们了,竟然值3800万!难道他们是把香港补习天王的故事看多了,也想把我们打造出来?”说完,安阳苦笑了一下。记者了解到,在由新浪网主办的“第二届全国课外教育五星金牌教师评选”中,学而思上海分校安阳老师获得了“全国五星金牌教师”的荣誉。

  “我都从那里离职半年了,难道我老老实实在那里混日子,他们就满意了?”她说这些的时候,声音嘶哑,整个身体在急速的颤抖,忽然外面的狂风把窗户吹开,她抹了一把眼角,起身把窗户关上。

  “这些日子都不知道是怎么过来的,我们辛辛苦苦没日没夜的筹备我们自己的教室,给孩子们备课,只是希望能够用自己的力量换取一份可期待的生活方式,这难道有什么错吗?难道我们曾经在那里工作过,就一辈子要绑上他们的标签?我真的有些扛不住了,为什么创业会这么艰难?难道这个世界上只允许他们一家独大吗?”

  “出了这个事情之后你和家里人说过吗?”

  “说了,家里人也都很担心,可是我怎么也想不到我在什么地方做错了呀?我正常的辞职,寻找新的岗位,认真的备课讲课,跟他们一点关系也没有啊。”

  事情起因是这样的,安阳辞职之后,寻找到了一家机构,双方针对传统教育培训领域的一些体制和机制问题,创造出了一种新的办学模式。在这里,安阳依然是“打工者”(内部事业合伙人),但在收入和内容设置等涉及到个人价值和合伙理念的机制上,机构方选择了完全遵从各尽所能的事业合伙方式,也即机构方只负责提供创业者所需的场地和各种基础性运营服务,充分发挥教育创客的职能。而在生源招募、课程设置等方面,一切都由打工者说了算。与此同时,打工者获得的收益也远远超出了机构方的收益比例。这种倒置的事业合伙模式一经实施,按安阳的话说,自己简直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

  “原来干多干少一个样,干好干坏也一个样,如今完全变了。自己不仅要操心上课的事儿,甚至还要操心各种课堂外的课程安排、教室布置等等,虽说比以往累得多,可是值啊!”

  “虽说我也还算是打工的,可这个学校所有的事儿我都要管,开源节流啊!就连教室里课后没有关灯,我都会心疼增加了运营的成本,毕竟每多花一毛钱都跟自己息息相关。”说起自己新的工作内容,安阳的心绪慢慢平复了下来,也更有信心了。

  “不仅我和机构方的关系如此,在这个学校里所有的老师跟我也是这种关系,各自负责各自的课程,各自按照各自的投入获取相应的回报。你别看我现在有这么大一个事儿,但到了课上依然精神饱满。其他老师甚至比我还要努力,工作精神比我还疯狂呢!”

  “我从没想到自主创业会这么刺激,更没想到我们的模式是如此的成功!眼见就看到希望了……”

  记者了解到,传统的教育培训机构都是按照机构方招募学生,安排场地,雇用老师的上课方式在进行。近年来教育培训领域迅速扩展,全国各地各级各类培训机构纷纷设立,但在这样一种市场大好的形势下,谁又预料不会有一个“砸场者”出现呢?

  “你说对了,他们告我就是把我当成砸场子的了!我们做的教育培训在模式上与传统方式截然不同,我们就是反着来的,因为我们太知道传统方式对于老师价值的束缚了。你想想,这本书让你连着讲7年,你还会激情满满吗?”

  在很多知名教育机构的网络论坛中,记者搜索到了很多老师都表达了这样的感受。“压力大,没有成就感,准备干到35岁就彻底远离培训行业,看不到未来……”

  “可你现在不还是在讲这本教材吗?”

  “那不一样,现在我选择的学生都是我愿意教的,也都是愿意听我讲课的,而且我现在讲课不是为了完成任务,而是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做教师做到没有理想的那一天,如果你再不选择改变,那你的人生就没有指望了!”

  “那为什么你的老东家会告你,而且会让你们赔偿3800万这样的天价呢?”

  安阳望着窗外瑟瑟的冬风,沉默了一会儿说:“我猜可能是因为我们这种模式打破了他们的棋局吧。”

  “那你们这个模式到底有什么与众不同呢?听起来内容不还是原来的培训吗?”

  “当然不同,传统的模式是机构招学生建教室雇佣老师上课,老师给他们创造了大量的收益,却承受巨大的压力,拿到的工资和付出远远不成正比。而我们的学生都是靠个人的口碑找上门来的,也就是你越优秀,就会有越多的学生来上你的课。自然你获得的收益也就越多。在传统机构里更重视机构的利益,而我们认为,老师才是最具价值的,只有充分体现老师的价值,才会让更多学生享受到更优质的教育内容。”说到这里,记者些许明白了双方在立场上的本质不同。

  “如果这一次你真的输了,你会赔吗?”

  “赔,如果让我输的心服口服,砸锅卖铁卖肾卖血我都赔!如果输了,我已经给学而思打工打了7年,也不在乎把后半辈子都搭给他们了。你想想,七年我们总共能赚多少钱?一个小小的老师。这才刚出来创业半年,他们就让我们赔他3800万。你说我在那儿的价值该被严重盘剥到了什么程度呀。这么多年他们给过我这么多钱吗?”

  “他们还说我不正当竞争,你自己看,我一个人,如何跟一个在美国上市的庞大机构竞争呢?这简直是太可笑了!这明明是以大欺小嘛!”

  事实上,在教育培训领域,老师对于学生,就好像舟船与灯塔的关系,哪里有明灯,学生就会跟到哪里,自从安阳离开学而思后,还是有一部分学生跟随她来到了新的机构,依然就读于她的课堂。但无论是学生还是老师,选择哪里跟随谁学习,都不是有对方所决定的,安阳也对此信誓旦旦的表示,自己从来没有给学生打电话让其转学的要求,“这是我们起码的职业道德,这还是学而思教给我的!老师不允许给学生家长打电话。”

  “这就像是一场梦一样,你刚刚体会到最美妙梦境的时候,突然有个人把你的梦打碎了,他说你抢了他的梦!可这又怎么可能呢?难道一个企业有理想,就必须要以压制一个人的理想为前提?难道一个代表传统模式的企业就一定要压制一种可能打破传统模式潜规则的新来者?他们告我并不是怕我会怎么样,一定是怕我们这种模式会带来这个领域革命性的改变。难道学生会选择一个没有理想的老师去给他们讲课?”

  “星星之火必可燎原!现在是万众创新的时代,我敢于向传统守旧的模式宣战,所有来到我这个机构的老师都不是甘于平庸的人,他们都是有理想有抱负的,他们都是深受传统模式之苦找不到出路的人,在这里,他们都找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

3800万!上市公司学而思向离职创业教师天价索赔

  针对这场尚未打响的战役,记者明显感受到了其中浓烈的硝烟气息已经开始在弥漫。对此,记者也从相关渠道咨询了法律专家,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法律界资深人士认为,按照记者介绍的情况来看,作为一个公众性的社会教育服务平台,学而思对这几位前员工的诉讼,从法律上似乎有些站不住脚,因为双方在身份上是明显不对等。即使从道德上来看,这种以大告小、以支配市场地位的身份来打压弱小地位方的行为也是有失公允的。宪法和劳动法给予任何劳动者自由选择劳动机构的权利。况且从这位老师在新机构所实施的相关教学活动如果没有违反相关国家政策法规,那资源占优方为了其他目的而强行利用法律程序对资源劣势方进行干扰的话,反倒是有扰乱市场秩序、滥用司法资源之嫌。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和李克强总理分别对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提出过各种批示,这种以一国之力所推动的创新大潮是任何人都不能够阻挡的。该法律资深人士表示,如此高的标的,很有可能会让这场官司成为中国教育培训领域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标本性案例。

  如果机构方胜了,那对于正在从事或志愿于加入教育培训行业者的后来者来说,无论是新机构还是教师个人,会不会形成巨大的冲击,我们无法想象。而对于那些希望通过创业创新推动传统体制和机制变革者们来说,如果官司失败,他们所有的付出乃至信心相信也会遭受到巨大的打击。

  无论怎样,互联网时代下,任何传统领域需要走向“分享共赢”,教育培训领域的传统体制机制也不可避免的需要新的变革和新的业态形式出现,这不仅是对企业经营的要求,更多的是创新一定是要给机构、个人乃至被服务方带去更多实实在在的利益。对于消费者来说,谁提供更好更优质的服务,他们把票子交到谁的手上,这是毋庸置疑的真理。

  后记:

  在这次由上海学而思培优发起的针对原老师安阳的诉讼当中,还一并起诉了安阳的同事张宇、王科和王燕等三位老师以及他们所供职的机构乐课力培优以虚假宣传为案由请求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判令其共同赔付3800万人民币。据了解,这四位老师都曾是学而思曾经深受学生和家长喜爱的“金牌名师”。不过四人并非同一时间离职,而是先后在几年内先后离开了学而思,在记者采访过程中,他们不约而同的提到了“理想和价值”。其中被他们尊为精神领袖的张宇更是早在几年前就离职创业,后将自己发展很好的培训机构关闭,转而加入乐课力。他说按照传统方式,即使他的学校发展很好,也不可能壮大到像学而思一样,传统模式已经走到了瓶颈期,他这一把不是在赌未来,而是抓住了明天。

责任编辑:lizhengwei  来自:光明网

相关热词搜索:天价 上市公司 教师

上一篇:28城袋鼠汇江城,e袋洗迎新春送祝福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焦点新闻
欧洲央行光说不练,QE讨论令欧元“乐极生悲” 工信部长会见诺基亚CEO谈4G发展:希望加强合作 树民俗新风 过绿色新年 新华社区倡导文明过年,不放烟花爆竹 节前禁毒正当时 四条毒虫连落网

内容右2